首页 | 历史旧版 
今天以我为荣,明日以校为豪
游客,欢迎您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特色文化 > 铺路石文学社 > 正文

我的舅舅

作者:汪爱玲 来源: 日期:2013-08-29 16:45:59 人气:114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我的舅舅

学生汪爱玲辅导老师黄和春

舅舅的诗

山谷寂静,

桐子花开了,无人欢呼;

白云悠悠,

桐子花谢了,无人理会,

果实长出来了、长出来了,

桐子树挂满了果实。

沉沉的,沉沉的,

个个很饱满。

这是舅舅创作的诗,舅舅常常把它挂在嘴边。我不爱诗,也不懂这诗,由于听多了,我也记熟了。

一枚硬币

每年春节,我都收到很多压岁钱,今年收到三千多元,可舅舅从未给过我一分。提起钱那一幕,我还记忆犹新:绵绵的秋雨下过不停,我家门前的那条路变得泥泞不堪。一个硬币斜嵌在泥面上,我不经意地踩上一脚。“丽儿,等等我,”我回头一看,舅舅正蹲下身,手指正在抠着什么?过路的人不由得停住了脚步。你可以想象得出他们那怪异的眼神。“舅舅快走!”舅舅象没听见似的,不理会我。只见他手中夹着的是分值一角的硬币。舅舅掏出口袋里干净的手帕,把那枚沾满污泥的硬币擦得干干净净的,那只是一角钱的硬币。现在想想我还觉得他真恶心呢!

舅妈眼中的舅舅

“哎,丽儿,你别提你舅舅真是个窝囊废”。跟你舅舅同学的,有几个没带长字的,最低也弄了个教育组长当当,可他却守着那一间破教室,守着那几十个娃娃,三个年级的复式班,累死累活不说,还要垫付学费。你看,我家的房子,还是你外祖爷留下来的几间土砖屋。我因为这地面总潮乎乎的,而落下风湿病。夏天雨季,我总是担心不得了,怕这房子不能经受风雨的折腾?舅妈说着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。“哎!舅舅真可怜。”一丝怜悯之情顿时涌上心头。

清脆的铃声

“舅舅,你的电话”“哎,我是……新年好!……”叮铃铃……“新年好!新年快乐!”

叮铃铃、叮铃铃……,铃声一阵接一阵,这些电话都是打给舅舅的,舅舅告诉我:“这些电话有的来自上海,有的来自北京……反正有国内的电话,也有国外的电话……”说着他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。又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了舅舅的话,从清脆而欢快的铃声中,我读出了舅舅的快乐。原来舅舅是非常快乐的人,生活得十分丰盈充实。随着铃声我豁然开朗的领悟着舅舅那首诗的内涵。“……桐子树挂满了果实,沉沉的、沉沉的,个个饱满”我情不自禁地呤诵着,回味着舅舅的诗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slfzx.com/show.asp?id=75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上一篇: 聆听夏之韵
  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编辑推荐
  • 没有资料